北京市社會科學界聯合會   北京市哲學社會科學規劃辦公室 主辦

哲學社會科學研究中的“基礎理論”
發布時間:2021-10-15    作者: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字體:       】

如何理解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的性質、功能、價值和意義?如何以一種符合規律的方式構建當代中國哲學社會科學的基礎理論?這是切實深化哲學社會基礎理論研究的重大前提性問題。2016年5月17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指出:“要通過努力,使基礎學科健全扎實、重點學科優勢突出、新興學科和交叉學科創新發展、冷門學科代有傳承、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相輔相成、學術研究和成果應用相互促進?!边@為哲學社會科學的繁榮指明了方向。應用和對策研究由于與現實實踐具有更為直接的聯系,具有更直觀的“可兌現價值”,其性質、功能、價值和意義更易為人們所接受。相比之下,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研究的這些前提性問題相對復雜,需要作進一步的深入澄清和闡發。

何謂哲學社會科學的“基礎理論”

  哲學社會科學包括學科性質、研究對象和研究方法等不盡相同的諸多學科,但作為“基礎理論”,它們分享一些共同的特質。正是這些特質,使之與其他研究方式區別開來,并形成了特有的學術品格。

  自覺追問、澄清和反思學科的合法性根據及其理論基石,是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研究的重要特質。按照德國社會學家盧曼的觀點,可以把哲學社會科學各學科視為一個在一定學科規范指引下由諸環節和層面構成的相對自主的體系,而構成這一體系最內核的部分,就是對該學科存在和運行的理論預設的自我理解,它要求回答:該學科的研究對象是什么?其獨立的研究方法論為何?它要處理和解決的基本問題是什么?是否形成了成熟穩定的概念和術語體系?等等。只有這些問題獲得了深刻闡明,各學科的存在和發展才可獲得可靠的根基。更重要的是,這種探究并非一勞永逸,而是一項需不斷反思和重構的理論任務。在這種反思和重構中推動學科不斷深化和與時俱進,是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的重要發展方式。以哲學為例,在歷史上,每當哲學面臨重大突破之際,人們總要提出并反省“何為哲學”,并對已有的哲學觀念進行反思,在新的地基上校正甚至改變原有理論前提,哲學因此而獲得了不斷自我超越的生命活力。再如社會學,自它逐漸從哲學中脫離出來并獲得獨立的學科地位以來,學者們對社會學的學科性質、研究對象和研究方法等始終進行不斷的反省和追問,這種不竭的探究,成為社會學基礎理論自我變革和創新的深層推動力量。對于哲學社會科學的其他學科,這一點概莫能外。

  致力于重大理論和現實問題前提性的批判反思與深度探索,是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的另一根本特質。哲學社會科學各學科在其形成和發展過程中都積淀并形成了一系列“核心理論問題”,同時還擔負著概括、提煉和回應人與社會發展進程中重大現實問題的使命。在現實研究中,這些重大的理論問題與現實問題往往交互蘊含、相互作用,從重大理論問題的視野中回應和破解重大現實問題,從重大現實問題的挑戰中生成、總結和升華出重大理論問題,是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研究得以展開的基本路徑。哲學社會科學的基礎理論之“基礎”,不僅表現為以重大理論和現實問題作為研究內容,更體現在它們切中和介入重大問題的特殊探究方式。它并不是把既有理論和現實問題當作“現成的東西”接受下來,而是要對它們的理論前提進行深入澄清和反思,在更為堅實的思想地基上,形成邏輯更加自洽、更能經受經驗反駁的理論綱領和解釋原則,從而穿透種種現象的遮蔽,實現對人與社會生活本質的把握。丹尼爾·貝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的社會科學》中曾引述多伊奇列舉的1900—1965年間社會科學65項最為重大的進展,無論是政治學中列寧的政黨和組織理論,還是社會學中帕累托等的社會不平等理論、熊彼特的創新理論,無論是哲學中羅素、懷特海的數理邏輯理論,還是人類學中列維·施特勞斯的結構主義人類學理論,抑或心理學中弗洛伊德的心理和精神分析理論,都體現出共同的特質,即面對學科發展所凸顯的根本理論困難以及社會、經濟和文化等發展中的重大現實課題,通過前提性的批判反思,在基礎理論層面尋求和構建全新的解釋原則和理論綱領。

  吸收、總結和升華學術發展史上的重大思想成果,積淀深厚的學術傳統,并在此基礎上創造性地生成和轉換學科的概念、范疇和理論體系,是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的又一重要特質。恩格斯曾說:“哲學就是一種建立在通曉思維的歷史和成就的基礎上的理論思維?!边@一論述適用于哲學社會科學的每個學科。在學術積累中養成學術傳統,在學術傳統的更新和豐富中實現自我超越,是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發展自身的重要方式。同時,學術術語、范疇和理論體系的凝練、提出和創造性轉換,標志著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的獨立程度和成熟水準,集中蘊含和體現著它的理論和思想高度。馬克思曾說:“一門科學提出的每一種新見解都包含著這門科學的術語的革命?!碑敶鞣秸軐W家德勒茲也認為,哲學就是創造概念。生成新的概念和范疇,創造新的理論體系,不斷為提升和深化人與社會的自我理解建構新的“階梯”和“立足點”。這是關于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的重要學術理想。

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的意義和價值

  從膚淺的實用主義和粗鄙的功利主義出發,質疑和否定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的意義和價值,是歷史和現實中頗為普遍的現象。充分自覺認識到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不可替代的重大意義和價值,是真正繁榮發展哲學社會科學的思想前提。

  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的重要意義和價值,首先體現為克服陳舊的教條化理論觀念對人的束縛,拓展對于人和社會的認知邊界,是推動人們思想和精神解放的巨大力量。運用人的理論認識能力,不懈探求關于人與社會生活的真理,通過解釋原則的更新、理論邏輯的重組、思維范式的躍遷,形成新思想、新觀點、新概念。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的這一根本取向蘊含著破除以往理論觀念的束縛,開辟認識人和社會的新視野,從而變革人們的世界觀,更新人與社會的自我理解的重大旨趣。德國詩人海涅曾指出,決不能低估思想的力量,它是摧毀舊文明和發現新世界的巨大力量,他認為康德的《純粹理性批判》是一把砍掉歐洲自然神論的寶劍,盧梭的著作通過羅伯斯庇爾,成為摧毀歐洲封建體制的思想力量。在此方面,馬克思無疑是最光輝的范例。馬克思生活的時代已存在多種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理論,它們依據抽象的理性原則和“永恒”的正義尺度理解資本主義現實及社會主義理想。與之不同,馬克思聲明:“我不主張我們豎起任何教條主義的旗幟”,“而只是希望在批判舊世界中發現新世界”。通過對資本主義生產關系內在矛盾及其運動規律的政治經濟學和哲學分析,馬克思超越了從教條原則出發的世界觀,創立了科學社會主義理論,實現了社會主義問題上巨大的思想解放。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探索過程中,圍繞著如何理解社會主義和如何建設社會主義,我們克服了把社會主義變成抽象教條的思維模式,形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前所未有地推動了思想和精神的解放。

  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是一個國家和社會把握自身命運,認清當下處境和未來方向,更好選擇前進道路的強大思想力量。人之區別于動物,在于人能夠借助思想來把握現實世界,并能通過自我反思,不斷校正行為,自覺地創造人的生活世界。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所提供的正是這樣一種認識自我和現實世界并進而影響人類社會進程的強大“思想力”。正是在此意義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人類社會每一次重大躍進,人類文明每一次重大發展,都離不開哲學社會科學的知識變革和思想先導?!笨v觀歷史,越是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的思想創造力旺盛的時代,人們就往往越能很好地掌握自己的命運,實現人與社會和諧發展,這在近代以來人類歷史發展中得到了尤為突出的表現。資產階級的政治革命、經濟革命和思想革命,塑造了西方現代社會的基本面貌。其政治革命離不開霍布斯、洛克、盧梭、孟德斯鳩等人反映資產階級法權政治觀念的制度設計;其經濟革命,離不開亞當·斯密、大衛·李嘉圖等人對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理論奠基;其思想革命,離不開啟蒙思想家的播火推進之功。在現當代中國歷史發展的每個關鍵節點上,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都發揮了“思想力”的重大作用。毛澤東的“農村包圍城市”理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的社會科學》中被列為當代政治學11項重大成就之一,正是這一理論引導了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實踐道路?!皩嵺`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大討論,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思想先導。包括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和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在內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作為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基礎理論的重大成果,已成為中國式現代化建設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思想指南,更為鮮明地體現了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的思想力量。

  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研究的重大意義和價值,還體現在它為應用研究提供了堅實的“根據”,為其發展開辟了可能的“方向”,為其實現最大效益提供了可靠的“保障”。人比動物的高明之處在于它有一個“思想實驗室”,能夠以理論為工具去預演實踐。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所發揮的正是這種“思想實驗室”功能。只有以之為根據,應用研究才有可能避免被“實利觸摸”所支配。發現和提出重大理論和現實問題,并圍繞它們實現思想、概念和方法的創新,是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研究的重要任務,而重大問題的發現和提出,構成應用研究的先聲,基本思想、概念和方法的創新,是應用研究的源頭活水,就此而言,基礎理論研究對于應用科學具有“路標性”的方向引導作用,決定了其廣闊的前景。對此,中國社會科學院院長謝伏瞻做了十分精辟的概括:“基礎理論研究的思想深度和學理厚度,決定著應用對策研究的前瞻性、系統性、戰略性和精準程度。沒有基礎理論研究作支撐,對熱點問題的跟蹤看似熱熱鬧鬧,實際上卻是年年歲歲花相似,不斷低水平重復?!A理論研究得越深,對策研究就越有思想高度,提出的建議就越高明、越管用?!?/p>

構建中國哲學社會科學的基礎理論

  2016年5月17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明確提出了“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的歷史性命題,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的基礎理論是其中核心的內容。

  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的基礎理論,最為核心的任務在于建構具有主體性、原創性的哲學社會科學學術體系。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們的哲學社會科學有沒有中國特色,歸根到底要看有沒有主體性、原創性?!薄爸黧w性”和“原創性”二者的統一,是中國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真正走向自主和成熟的標志。

  具有“主體性”與“原創性”的中國哲學社會科學的基礎理論的構建,必須以“不忘本來”作為堅實基礎。哲學社會科學的基礎理論是對人與社會生活真理不懈的追問和探索,而人與社會生活總是存在于具體的現實場域中,因而哲學社會科學的基礎理論不是脫離時空的抽象演繹和思辨,而是針對具體的、特殊人與社會生活現實的合乎時勢的發問和求索。這就要求我們應以中國人的現實社會生活為根基,生成我們獨特的問題意識和思想主題,并作出創造性的回應。只有這樣,中國哲學社會科學的基礎理論才能改變長期存在的與西方哲學社會科學的“中心”與“邊陲”關系,成為推動中國社會文明進步的思想力量。

  以“不忘本來”為基礎,并不意味著中國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對西方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成果的拒斥。西方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在長期發展中形成了較為深厚的理論傳統、成熟的方法論和理論生產機制,這些對于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都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鑒意義。改革開放以來,與西方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研究成果的交流互鑒,對于提升基礎理論研究的學術水準,開闊學術視野,發揮了十分積極的作用。以“不忘本來”為基礎,以開放的、自信的態度積極“吸收外來”,仍是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的重要途徑。

  “面向未來”是構建中國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的重要立場。人與社會是面向未來的存在,尤其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當代世界,社會信息化、經濟全球化、政治多極化和文化多樣化等,給人與社會的未來發展所帶來的重大機遇和挑戰,要求中國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作出深層理解和有力回應,并在此過程中,成為引領人與社會走向未來的思想“路標”。

  構建具有主體性、原創性的學術體系,進一步要求我們遵循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研究的內在規律,把深厚的學術積累和個性化的理論創造內在結合起來。哲學社會科學的基礎理論是一項只有艱難勞作才能完成的事業,它不能靠人為外在力量強制性地實現,必須以學術積累并積淀為深厚的學術傳統為條件。這里的“學術積累”,不僅指學者個人的學術積累,更是指一個國家和民族的學術思想的積累。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研究的發展已經充分證明,沒有深厚的學術積累和學術傳統,就很難有真正意義的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研究的創新和突破。對學術積累和學術傳統的尊重,與個性化的理論創造是一體之兩面,中國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的主體性和原創性最終只能通過每個學者和學術共同體具體的理論活動去實現,因而必然是獨立的思想探索的產物。就此而言,以強大的理論勇氣和批判精神,充分發揮每個研究者和學術共同體的理論首創性,以個性化的形式表達和體現民族性和世界性的內容,就成為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的必要條件。馬克思所實現的偉大的理論創造,一方面建立在法國唯物主義和空想社會主義、德國古典哲學、英國古典政治經濟學等學術發展史所形成的深厚積累和理論傳統基礎上,同時又充分發揮馬克思個人充沛的“思想自我”的個性,從而實現了重大的理論變革,為我們提供了學術積累和個性化理論創造內在統一的生動范例。

  構建中國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生成具有主體性和原創性的學術體系,還要求我們以理論的方式切中和穿透時代最根本、最普遍的問題,把思想的觸角伸展到時代精神的最深處,洞察并捕捉到哲學社會科學與當今時代最恰切的結合點。馬克思說:“一個時代的迫切問題,有著和任何在內容上有根據的因而也是合理的問題共同的命運:主要的困難不是答案,而是問題。因此,真正的批判要分析的不是答案, 而是問題。正如一道代數方程式只要題目出得非常精確周密就能解出來一樣,每個問題只要已成為現實的問題,就能得到答案。世界史本身, 除了用新問題來回答和解決老問題之外,沒有別的方法。因此,每個時代的謎語是容易找到的。這些謎語都是該時代的迫切問題?!泵珴蓶|也強調:“問題就是事物的矛盾?!边@深刻地啟示我們,捕捉和把握“當代所謂的問題之所在的那些問題的中心”,提升把握時代性問題的理論洞察力和回應時代性問題的理論解釋力,并由此形成具有時代內涵和思想力量的學術命題、學術概念和學術體系,這是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的必由之路。

 ?。ㄗ髡呦导执髮W哲學基礎理論研究中心教授、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


一区二区三区福利视频_一区二区三区的精彩视频_一区二区三区不卡中文字幕_一区二区三区av人妻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