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社會科學界聯合會   北京市哲學社會科學規劃辦公室 主辦

李稻葵:卡脖子問題靠科技創新,卡腦子問題要靠社會科學
發布時間:2021-10-15    作者:    來源:新京報
【字體:       】

5112432661486446776.jpg

李稻葵

近日,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院長李稻葵在2021年清華大學文科工作會上表示,清華大學社會科學的發展,應該放到世界發展的大格局中來精準定位。中國的發展已經引發了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的擔憂,不僅僅是關鍵技術出現了“卡脖子”現象,更重要的是在意識形態領域,出現了“卡腦子”問題。解決卡脖子問題要靠科技創新,卡腦子問題要靠社會科學。  

以下是李稻葵教授的發言全文:  

非常感謝文科處的邀請,和各位領導、同事分享我對清華社會科學發展的一些思考。今天我想交流的話題,用一句話總結就是“以學術思想為抓手,勇于承擔新時代清華社會科學發展新使命”。  

我認為清華大學社會科學的發展,應該放到世界發展的大格局中來精準定位??倳浄磸蛷娬{兩個大局:一是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二是中華民族復興的戰略全局。這兩個大局與社會科學的發展有什么關系?我認為關系非常密切。  

首先,中國的發展已經引發了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的擔憂,不僅僅是關鍵技術出現了“卡脖子”現象,更重要的是在意識形態領域,出現了“卡腦子”問題。今天,在西方的學術界和思想界總把中國和國家資本主義、非自由市場經濟、威權主義等詞聯系起來,中國就好像一個成績不斷提高的學生,但是講不清自己怎么提高成績的,于是同學們總是懷疑你在考試中作弊了。且這些指責已經演繹出實際的利益問題,在WTO談判、CPTPP協定中,中國在國有企業、技術進步等問題上都被視為“另類”的存在,所以在意識形態領域的“卡腦子”問題實際上每天都在影響著我們國家的發展,這種無形的影響甚至比芯片、比航空發動機來得更實際。  

反過來講,中國作為一個世界上受尊重的崛起大國,我們在意識形態領域里,必須要產生一套在國際上有影響力、有感召力的新的思想體系,突破西方的圍追堵截。為實現這個目標,我個人認為社會科學研究是根本。清華社會科學發展承擔著新的歷史使命,即如何能夠把中國的成功實踐總結升華為具有普遍意義的新知,形成一套系統的理論和思想,讓其他國家也可以學習借鑒。當然這個總結和升華的過程要建立在學科建設、規范研究的基礎上。要實現將中國實踐從特殊性到一般性的提煉升華,中國社會科學工作者們責無旁貸,也是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清華社會科學工作的根本任務所在。  

如何實現這一目標?仔細梳理,我以為清華社會科學發展可能需要?“三箭齊發”。第一支箭,智庫建設。在短期,對于一些重大的時事話題,我們要給國家出好策,謀好計,在這方面,過去一兩年內我們取得了很大進步。第二支箭,現行體系下的學科建設。剛才不少同事都匯報過了,從教育部學科評估、國內外論文發表、被引用量等指標來看,我們已經做得很好了。第三支箭,學術思想建設。不同于短期的智庫建設,也不同于中期的學科建設,原創性學術思想的培育是一個長期的基礎性工作,是要經過一群人、數十年的努力,逐步形成一個在國際學術界有影響力的新學科。加強學術思想領域的建設,這恐怕是解決意識形態領域“卡腦子”問題的關鍵。  

這方面我有一點心得,借此機會向各位做簡單匯報,首先,三年前在學校的領導下我們成立了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Academic Center for Chinese Economic Practice and Thinking,ACCEPT),目的就是要從中國經濟發展中提煉出經濟學新思想和新知識。第二,我們認真梳理,發現中國經濟實踐中最有心得的經驗是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系,也最有可能為經濟學貢獻新知,為此我聯合2007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也是我的導師埃里克·馬斯金教授,共同提出了“政府與市場經濟學(Governmentand Economics)”這一新的經濟學分支。第三,我們創辦了一本國際學術期刊,叫《政府與市場經濟學研究》(Journal of Government and Economics,JGE),作為政府與市場經濟這個經濟學新分支的交流平臺。為了盡快培育該期刊的影響力,目前每一期都會邀請已經在國際上具有相當影響力的、諾獎級的學者撰稿,共同推動建設新的學科、新的思想。  

總之,我們希望通過創立一個經濟學的新分支,與全世界的經濟同行一起共同研究源于中國經濟實踐、超越中國具體國情、具有普遍意義的社會科學的新思想、新知識,最終突破現有的西方意識形態領域的圍堵,讓中國的大國崛起得到世界范圍思想領域的廣泛接受。  

請各位領導、同事批評指正,謝謝大家!


一区二区三区福利视频_一区二区三区的精彩视频_一区二区三区不卡中文字幕_一区二区三区av人妻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